朔北

这里是朔北,是未知物种,是个普通的玩刀片的无聊的人,啊,对了,我的刀片被没收了。所以现在在努力成为一个指绘大佬,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
没什么雷点,一般随意画画和玩玩刀片。是个渣渣,圈子比较乱。
虽然唯一陪伴我的朋友被否定了,但是我还是要继续把我的这条路走下去,不是吗?即便我所向往的东西是这个时代否定的产物。我跟执着,但是比较随意的人

马克笔画的,私设和服帕洛斯。他真可爱1551( ´艸`)

    白驲是一个木匠做出来的一个木雕。老木匠做出来许多各种各样的兽 都是睁着眼睛的,神奇的是,每一个木雕都在刻上眼睛的一霎那变得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,并给拿着木雕的人家带来福运。
    但是白驲不一样,它的眼睛是闭着的。
    也正因为不一样,它在木匠的屋子里迟迟没有被顾客带走,总是用它闭着的面庞对着窗外的青山,好像它真的能看见什么似的。就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白驲的存在渐渐被老木匠遗忘,被丢在窗台上永远地面对着窗外的青山。
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山里起了大火,谁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身上已经盖了一层灰的白驲面对着烧来的熊熊大火,闭合的眼角滴落了一抹晶莹的泪滴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 后来呢?后来啊,老人们给自己的家人和后辈讲着故事,说,在火势要烧到老木匠家的时候,有一个没有眼睛的神兽出现了,它全身青白色,一抬头就唤起了一场大雨,一下子就把火浇灭了……保护着木匠的,是山神大人啊……
     白驲呢?它现在被大火烧焦,和柴火一起堆在村民的墙角里,听着村民之间的传说,被火烧黑的面庞依然面对着青山。

      “真是个好故事。”我在路过时这么评价“曾有诗人这么说过,‘白日依山尽’,是白驲尽了青山,还是青山尽了白驲呢?”或许,谁都不会知道了吧。

尝试用马克笔画一位酷姐。虽然我也不知道是谁。

那个,喜欢做手工的小伙伴们!切记不要把荧光剂乱放!很难洗!我枕头上全是荧光蓝的那种荧光剂,头发上也是,一到暗处特亮!很难洗!我头发现在还在发光。

收拾纸箱子的时候做了个,( •́ .̫ •̀ )
夜光的哦。

橘子炖汤98℃:

扩散!

清花吸到舒肤佳了吗:

扩散!大佬们稳住我们能赢!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,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,但是就算没有超过,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?

转锦鲤啦~!

檀檀软糖:

明天期中考,我又来吸锦鲤了
希望物理数学卷子简单点xxx

半莲方言:

转发这条锦鲤,你会在两个星期内抽到自己喜欢的皮肤(´⊙ω⊙`)
心诚则灵

老爷子没走,他客串了那么多路人,现在他要去成为另一个宇宙的神了,他一定没有死。


打卡!我要重新开是镂凹凸世界的魔兽森林场景了!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既然刀被没收了那我就用针,只要还有一线锋芒,就无法阻止我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!